八月的梦游者看见过夜里的太阳

七秒盛夏

© 七秒盛夏 | Powered by LOFTER

我想尽早搬出家这个念头持续存在了几年,而且每每在饭桌上的时候,这个念头就愈发强烈起来。我讨厌把喜欢的饭菜和陌生人分享,我坐过的位子我便只坐这一个其他任何人坐都不可以,我不喜欢在吃饭时听着别人大声地讨论一些和他们毫无干系的东西..仅仅是这些在饭桌上的我的观点,就已经与家人的大为相悖。我在和家人的交流中愈发觉得他们不理解我,也许是我正值叛逆期。在和家人聊天的时候仿佛一天的劳累都加重了,我只能不停偷偷叹气来排泄我胸口积攒的浊气。我觉得独处真的是人生中最享受的一件事之一,但目前我把它排在第一。独处时我可以尽情地做在其他人面前不敢做的事情或者是无法做的。这就是属于我的独立空间,尽管这个空间常常面临着其他人突然闯入这一危险,所以锁门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我觉得如果没有其他人我也是会锁门的,我有支配我自己空间的权力。但是父母极反对我锁门,他们的那套关于锁门的说辞我不想听。如果我说 这是我自己的房间 我锁门又怎么样,他们肯定就会说 这个房子还是我的!这个房间的家具还是我买的!你有本事不花我一分钱再和我说这个!  话没说错,但是..算了。所以我才想尽早搬出去。但如果我和父母说这个,我的脑袋上定会扣上一顶不孝的帽子。我真的对孝顺这种东西非常敏感。上次我妈带着赌气意味说出我和我姐以后肯定不会孝顺他们,还会赶他们走骂他们老头这种话,我眼泪马上就出来了,我记得我对她说 我会努力成为你说的那种人,如你所愿。然后跑回房间哭骂了好久。当然不敢让人听到。我想尽早独立并不等于我不会关心孝顺甚至赡养我的父母!我想尽早独立和我孝顺父母是没有丝毫的联系和冲突的!!我真的很累,话对父母讲之后更累。

我这个人非常奇怪,每次姐姐回来把学校里关于她教书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同父母讲的时候,我就非常反感,因为我不知道她把这些关于她工作的问题和对这些职业问题毫不清楚的父母讲的意义在哪,目的是得到父母那些完全不着调的建议然后回以反驳,还是倾诉她的不如意?那我就更搞不懂了,她为什么要把她的困难说出来让大家一起不开心??自己的事自己解决不好吗?是我太奇怪了,看来我是真的不适合这个家,但是我对我家人的爱与我和这个家的矛盾没有一分毫的关系。说出来真的顺畅多了,独自宣泄自己的情感,没人看见更没人加以反驳,真是,太爽了。这是我这一周第二舒服的事,第一是睡觉。

评论